OA端口 邮箱  

Copyright 江苏省地质测绘院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77270号-1 本站总访问量:23208次

本站总访问量
>
>
>
【建党90周年征文】让我难忘的一段党史

PARTY BUILDING

党群天地

【建党90周年征文】让我难忘的一段党史

2012/01/03 13:31
浏览量

  让我难忘的一段党史

  李俊辉

  2011年4月上旬,注定是我人生中一段特殊的日子。在我院党委的精心组织下,我们一行几十人怀着忐忑而又兴奋的心情踏上了贵州这块红色的土地,开始了为期4天的“红色之旅”。正是这段悠远漫长的“高原”之旅,带给了我一生最难以磨灭的印记,久久难忘---参观了被国民党军统特务内部称之为监狱的“大学”的息烽集中营。

  (一)息烽集中营的见闻

  随着七七事变的爆发,抗日的烽火席卷全国,4万万中国人民奋起抗战。但是,蒋介石政府打着“攘外必须安内”的口号仍坚持其独裁统治,一方面迫于压力对抗战大计继续虚与委蛇,另一方面他们大力强化特务组织,设立集中营,继续逮捕和秘密关押共产党员、抗日民主人士和爱国进步人士。

  息烽地处贵州中部腹地,距贵阳约60多公里,息烽县阳朗坝,远离城市,地处山区、人口稀少、交通不便,不易受各地革命和抗日运动的影响以及外面世界的主意。这里四面环山,树木丛生,地势极为隐蔽。蒋介石所以把这个秘密监狱选在息烽,有取熄灭烽火之意。同时,蒋介石还把军统直属的“特训班”等10多个个机构设在息烽县城周围。这座不足3000人的县城在8年抗战过程中,就驻扎了国民党军统特务机关等各类人员超过1万5千多人,是当时县城人口的近5倍。

  息烽集中营在8年抗战过程中,先后关押了共产党员、进步人士等1千多人,其中被秘密杀害和折磨致死超过半数,余下的也大都下落不明,估计失踪人员大部分都被特务秘密杀害。被关押的人员中包括著名的参与策划西安事变的爱国将领杨虎城将军一家,中共地下党员宋绮云夫妇及儿子宋振中(外号“小萝卜头”),著名爱国将领黄显声,爱国民主人士马寅初等。抗战结束后息烽集中营撤销时,仅有70余人被转移到重庆军统所属渣滓洞和白公馆监狱关押。

  在息烽集中营这座外表风光秀美、内部阴森恐怖的人间地狱里,“狗”特务们绞尽脑汁,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软硬兼施,或酷刑拷打、肆意虐杀;或花言巧语、威胁利诱,企图在肉体上和精神上瓦解革命者的斗志,但他们的阴谋始终未能得逞,如意算盘一再落空。

  参观革命先烈的受难的低矮、破旧的牢舍,看见各种惨无人道的刑具,每个人心中都在滴血。可以说,没有一种刑罚,能够让人可以哪怕是“稍微”忍受的。比如灌辣椒水,先把革命志士绑在一根很粗的柱子上,然后几个大汉用绳子套在他们的牙齿上并拉开他们的嘴,接下来在嘴里放上一个漏斗,最后就是往嘴里灌辣椒水了。这个阴毒酷刑用过之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比死还难受,嗓子像火烧一样,对于嗓子包括胃的损伤都是很大的,让人痛不欲生。

  其他的酷刑还有 “老虎凳”、“钉竹签”、“拔指甲”, “点天灯”,“披麻戴孝”“烙铁烙”……面对这些震撼的场面,配合着里面播放的惨绝人寰的叫声,每个参观的同志无一不感到心惊肉跳,参观的人扪心自问,当年那些被关押的共产党人如何承受得了此等酷刑?

  共产党人在对抗酷刑的同时,还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利用放风和做工劳动的各种机会,秘密组建了狱中党支部,用来进行长期、秘密稳定的对敌斗争。这样,一个狱中对敌斗争的坚强堡垒形成了。在狱中党支部的领导下,革命者们团结起来,办自己的报纸、和特务斗智斗勇改善了伙食、打击了叛徒,他们甚至还自编自演节目,鼓舞身陷囹圄的难友。他们演出中慷慨激昂地喊道:“起来吧,我们都是中国人,不能再当亡国奴了!”

  那里压迫越大,那里反抗就越深。狱中党组织的一系列活动特务们也是千方百计的了解,了解之后等待同志们的又是残酷的镇压,虽经几次镇压,但息烽集中营里的革命烈火燃烧的更加的猛烈了,使敌人在向上司的汇报中称:“都遭在押共产党人之抵制,收效甚微”。

  当狱中秘密党支部团结难友在息烽集中营恶劣的环境中艰苦斗争之际,党也在无时无刻的关心着他们。毛泽东到重庆和蒋介石谈判时,与周恩来向蒋介石提出释放罗世文、车耀先等人的要求,这些消息在全国各大小报都报道了。车耀先在监狱图书室从报上看到这条消息,感动得热泪盈眶,增添了对敌斗争的信心和力量。

  (二)息烽集中营的解读

  面对这惨绝人寰的酷刑,恶劣的牢狱生活条件,严酷的生活环境,近乎为零的生存几率,他们为什么能坚贞不屈,视死如归,慷慨赴死?他们用行动交出的答案就是:坚定不移的革命意志!这意志就是崇高的共产主义信仰!

  信仰何解?引用程子的话来诠释:‘闻道,知所以为人也,夕死可矣,是不虚生也。’知之真,便信之篤,行之力,守之固,如此,则生不虚生,亦死不徒死。”烈士当年的如此壮举之,正是我辈最高的道“共产主义”。

  意识形态、信仰的前提是“见之真”,也就是说主义要真,有科学性,如果主义是虚妄的,非科学的,自然就不能说服信仰者。有了“见之真”,人们才会“发自内心地”接受它,信奉它,是谓“信之笃”,有了发自内心的信仰,才能坚定不移地坚持,即使丧失生命也不会动摇、背叛,则谓“执之坚”,惟有坚持,才能长久,是谓“守之固”。

  由“真见”,到“笃信”,到“坚执”,到“固守”,层层递进地告诉我们意识形态运作的特征、规律和力量。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著名的革命烈士夏明翰的这首《就义诗》正诠释着这四层意思,讲述着共产主义信仰的力量。“只要主义真”说的正是“真见”;而“砍头不要紧”则在说“笃信”和“坚执”,即便牺牲性命也不改变,不动摇,不放弃;“还有后来人”则在说“固守”。“见之真,信之笃,执之坚,守之固”不正体现了革命者的意志、信仰、精神的力量吗?不正为我们解答了共产党人能够承受酷刑,牺牲生命的疑惑吗?

  当年国民党军统寄希望以“息烽”之地来“熄灭革命的烽火”,事实证明,烽火非但没能熄灭,反而,革命之火越烧越旺。身体可摧残,肉体可消灭,然而,信仰却不能改变,精神会永远长存。 面对着坚贞的“主义”,注定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一切“酷刑”和“感化”都将无济于事。

  (三)息烽集中营的思考

  岁月悠悠,革命先烈们化作了一颗颗万年屹立不倒的青松,静静的矗立在如今宁静祥和的高原山谷。他们用满腔的热血和宝贵的生命,换来了如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繁荣和昌盛,使得如今的我们,生活在幸福和谐的社会主义大家庭里。虽然战火的硝烟已然散尽,牢笼的阴霾已然扫除,但岁月的流逝带不走先烈们的英名,他们在苦牢中以钢铁般的意志对抗敌人的残暴,他们的事迹永远不会被磨灭和遗忘,他们的革命精神将激励着我们不断的奋斗、进取。

  作为和平建设年代的共产党员,也会面临种种艰辛困苦,时常有抱怨之声,但比之先烈们的生死离别,情何以堪?

  难忘的党史,难忘的记忆,难忘的息烽集中营。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分享到: